久久小说网
久久小说网 玄幻魔法 星空王座 第152章 我们生活的世界(下)

第152章 我们生活的世界(下)

小说: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闻| 类别:玄幻魔法

    当中非装甲兵部队155毫米自行榴弹炮发射的第一枚增程榴弹在乍得首都恩贾梅纳爆炸的瞬间,隐藏在市郊某处仓库中的r-301“白皮松”战术弹道导弹发射井喷出炽烈火焰,一条秘密报文通过量子网络自动发送至gtc总部的情报系统,优先级为最高的深紫銫,gtc常务委员会十二名委员的终端同时响起尖锐警报声,即使“世界”专卖店发生的恐怖袭击也未触发这最终的声讯警告,报文内容是:驻乍得反恐部队军营遇袭,武器系统控制权落入乍得军队手中,增员已经太迟,放弃基地,做好最坏打算,我将奋战到底,,,反恐情报处处长约登·史密斯。

    gtc常务委员长马克·汤普森失手摔碎了终端机的投影屏幕。

    “轰隆隆隆”四枚捆绑在一起的r-301导弹仿佛一捆细长的罐装啤酒,在熊熊火焰中冉冉上升,烈焰眨眼间撕碎了仓库的铁皮屋顶,冲击波如十三级台风将附近厂房摧枯拉朽般推倒,五公里之外的gtc反恐部队大营里,约登·史密斯正坐在弹药箱上等待手中的tmp-mp9冲锋枪冷却,他脚下堆积着十几个弹夹,枪管蒸腾冒出热气。

    “出什么事了。”两名士兵惊叫着冲进3号营房,在发现地上尸体的一瞬间,他们启动了身上的光学迷彩,光影变幻,在一秒钟内两人隐于营帐硝烟弥漫的环境当中,端起突击步枪踏着战友的尸体前进,“砰砰。”忽然枪声响起,两发手枪子弹钻进了第一名士兵的护目镜,将头盔内的大脑搅成一团浆糊,“扑通。”沉重坠地声中,一摊鲜血在地面慢慢洇开,尸体却还被光学迷彩保护着未曾显露出來。

    “什么。”第二名士兵惊诧至极地卧倒在地,他沒看到任何敌人存在,头盔显示出附近所有的光学和热成像扫描信息,屋里只有尚未冷却的尸体,并沒有一个陌生人,除非对方也穿着着光学迷彩,然而这更不可能,光学迷彩是gtc垄断的技术,需要大量的量子网络配时作为支撑,不可能被其他任何组织所掌握,而所有反恐部队士兵的迷彩都会在情报信息系统中做出友军位置标示,以防友军火力伤害,士兵大口喘着气,小心翼翼观察着战场动向,然而直到敌人走到他面前都沒有任何察觉,约登·史密斯抬起手枪对准十厘米外的敌人扣动扳机,子弹旋转着打碎了对方的目镜。

    确定最后的两名士兵已经死去,他再次坐在窗前,看弹道导弹的长长尾迹消失在天空,“第二枚。”心中默默计算着发射间隔,他扳动一个小开关发布了点火指令,一台线控火控系统将十个导弹发射井并联起來,保证无法被gtc远程控制,反恐情报部部长明白自己的谎话骗不了任何人,但他早已不再乎后果,因为他并非gtc的一员,而是背叛者的信徒。

    第一枚“白皮松”导弹以极高的抛物线飞出大气层,它的目的地是七百公里外的南非,在《和平之网框架协议》中负责对非洲大陆进行监控的是欧盟联合反导系统,由于多年來的平静,监视系统在导弹飞出卡门线15秒钟后才发出预警提示,这让天空中的两枚激光拦截卫星错过了发射窗口,当弹道导弹以高超音速重返大气层之后,远在中欧大陆的地基反导系统已经鞭长莫及,只能眼睁睁看看这这枚沉重的导弹坠落在南非开普省北部山区。

    开普省塞申地区卡普兰村庄的农民们目睹了一幕奇景,滚滚雷鸣从天而降,在地平面上空三百米处化为一团铺满天空的火焰,火焰降临之时,他们未曾感到痛苦,因为纳米熔融聚合体制造出的高温在一瞬间令神经末梢坏死,在下一瞬间把人体氧化还原,森林消逝,地脉沸腾,埋藏在地下的黑銫宝石化为火神的祭祀品,令火焰升高为七十米的炎墙,南非的地下埋藏着整个非洲百分之六十的优质铁矿,总储量占到全世界蕴藏量的百分之三,铁元素是纳米机械的最好食粮,当火球的直径拓展到一公里以上,地球上已沒有任何力量能扑灭这场熊熊大火。

    马克·汤普森站在走廊中,走廊的整个墙壁化为投影屏幕,一架林区巡视直升机发來了直播图像,五秒钟后直升机被火龙卷吞噬,屏幕上转为监测卫星拍摄的俯瞰画面,“联系不上史密斯吗,立刻启动自毁程序。”用手绢擦着如雨的汗水,gtc委员长大声喊叫着。

    “无法输入指令。”一名委员不断在随身终端输入指令,接着歇斯底里地惊叫起來,“‘大先生’到达这个规模之后应该已产生了运算功能,可以连通量子网络,可现在它还未登陆网络,不知道是基因复制出现了不可预知的缺陷,还是程序被人篡改”

    这时约登·史密斯再次拨下一个拨杆,恩贾梅纳东北郊一家发电厂的冷却塔中冒出烈火,第二枚导弹缓缓升空,这枚导弹的目标是南非西部的德兰士瓦,另一个铁矿储量丰富的地区,这一次欧盟联合反导系统根据框架协议进行了快速部署,一枚反导卫星就位,当导弹升高至弹道弧顶的205千米高度时,卫星点燃了两枚燃料电池,用高能激光束对导弹进行攻击,25厘米直径的光斑在导弹整流罩上凝聚了3秒钟,太空中爆发出一小团稍瞬即逝的火焰,赤道以南地区有上亿人看到白昼天空出现无数纷纷坠落的流星,那是导弹的碎片在大气层中烧毁的轨迹。

    然而这次发射使反导系统错过了第三枚导弹,第三枚“白皮松”离开大气层的时间只晚了12秒钟,而卫星抛弃燃料电池壳体、再次装填激发需要整整45秒,欧洲联合反导控制中心的致命失误使得第三枚导弹再次回归大气层,向阿拉伯半岛苏丹地区坠落,接到通知的苏丹军方使用地对空导弹和防空火炮进行了拦截,可高超音速的弹道导弹尾端射程是极难击中的,导弹降落在青尼罗河省的因加斯西纳山区,以这里丰富的蛇绿岩铬铁矿为食粮开始蔓延。

    在中非巴坦加福当然看不到上千公里外的大火,“火炮”古斯滕抬起残破的身躯凝望远方,只能看到逐渐昏暗的视野角落,白昼的光辉正在被烟云吞噬,他感到非常屈辱,也非常愤怒,a夫人和朱邪铁山的最后一拳打穿了他的胸膛,夺去了他所有的战斗力,就算心脏受损、肺部破碎,凭兄弟会的医疗技术在一周内也可以完全复原,可在这决战时刻不能护卫在议长大人身边,他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几分钟前副议长布劳·阔尔琴与红衣主教安东尼奥·拉辛革带着议长大人进入了地下掩体,而他,只能倒在废墟中无奈地等待救援到來,兄弟会的几支部队正在从四面八方赶來,然而最早能越过被封锁的边境线到达中非的,只有几架自控大型无人机,战场另一侧刚才有激烈的战斗声,从爆炸声里“火炮”能判断出其中一方是兄弟会的德沃鲁,那个使用雷电做武器的男人,如今声音已经平息,不知是谁取得了胜利,“火炮”古斯滕暗自一点一滴积蓄着力量,准备给出现在面前的敌人最后一击。

    忽然有人在身后说:“他们都下去了。”

    声音嘶哑难听,就像剪刀在砂纸上摩擦,却让古斯滕瞬间放松下來,“是你啊。”斜靠在断墙上的军人吐出一口血沫,“你的行动时间终于到了,快下去支援议长大人吧,你的生物病毒对第三类幽灵有着近似作用,可以有效压制这些逆召唤者。”

    “当然,当然。”那驼背、鸡胸、丑陋无比、穿着紫銫斗篷的敲钟人喃喃地说道,将手中的小钟轻轻敲响,病毒孢子随着声波飞舞,眨眼间覆盖了“火炮”的身体,沒等古斯滕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体内仅存的力量忽然被抽空,细胞像肥皂泡一样一个接一个噼里啪啦破裂,短短几秒钟内,他的身体化成一摊粘稠的泡沫状流质,渗入砖瓦混杂的废墟当中。

    敲钟人摇摇头,一瘸一拐地走过破败的城市,在六层大楼废墟的另一边找到了另一名同样受伤的男人,“滋滋”在距离那男人五米的地方,敲钟人明显感到身体遭受到了电流的侵袭,就算身受重伤,黄金狮子也沒有忘记用静电网将自己重重包裹起來。

    德沃鲁身旁有两具尸体,,,准确地说,能够勉强拼凑起一具人体的肉块,和能够勉强拼凑起一具机器人躯体的零件,那是波达逢兄弟所留下的所有遗物,在死去之后,他们终于能以完整的姿态回归泥土,金发男人抬起眼皮,盯着缓缓走來的敲钟人,“我救过你一回。”驼背的人说道,“现在,到了你回报的时候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